关于做好2018年省社科...
关于做好2018年度浙江...
关于做好浙江省第十九...
关于开展2017年第一批...
         
    老师作品 您现在位于:首页 >>老师作品

    李秀明教授:那些瞬间——人文游学行日记整理之一

    2017年03月20日 00:00  点击:[]

    图片

    那些瞬间

    这些天过得如此无趣,连一个有声色有滋味的瞬间都想不起来。看着墙上挂的两件纪念物,一个是2015年8月在河南开封买的葫芦串,一个是2016年7月在陕西扶风买的马勺脸谱,便想起中原游学行的那些瞬间。

    首先想起的第一个瞬间,是2015年8月25日在安阳吃完晚饭后信步走出饭店之后。那天的QQ说说这样记录:

    行至安阳,已入赵国境内,春秋时期为中山国。殷商故都,朝歌酒池,淇水汤汤,羑里演易,荆轲渐离,汤阴岳飞,豪侠义士,忠奸莫辨。

    然吾辈初到,众皆四散觅食,吾已拒绝成为一个吃货,当走得更远,方能有独特滋味。 果得一驴肉店,与老呼入门,见老板敦厚古朴,其妻利落热情,遂坐定,切驴肉一斤,灌肠一盘,小菜一碟,青岛啤酒两瓶,火烧各一,二人大快朵颐,食毕,快然出门。

    鼓腹信步,至丰乐园,方觉手包落在店中,内有游学现洋数千及各种凭据。大骇,拔腿狂奔,此时帝都鸟窝竞走场苏氏炳添十秒之迅疾,恐不如安阳鼓腹之驴肉啖客。到得店中,老板娘见我惊慌失措,宴宴笑曰:莫事莫事,找你不见,包在这。

    道谢而出,方觉已久未这般疾走,老呼说,看我大步流星,飞逝而去,呼之不及。

    帝都鸟窝竞走场苏氏当以此法训练,必远超加勒比博尔特诸鸟人。

    这尴尬的瞬间,化成文字,竟有些小小说的味道,每天能有些可值记录的瞬间,那一天也就如虚构一般丰富了。生活的丰富性其实都潜藏着,只待我们用文字去挖掘。

    2016年游学行,也有很多瞬间。在霍去病墓园看汉代石刻,每个石刻都呈现出一个精彩的瞬间。在游学的笔记本上,2016年7月9日的记录涂鸦的是:

    “马踏匈奴”是个瞬间,异族人倒地绝望地挣扎,左手的箭无法搭上右手的弓弦,两腿蜷缩,那匹马却无比宁静,一切都在汗血宝马的掌控之下,它的尾巴优雅地下垂,两眼微微闭着,很享受那个征服的瞬间。

    图片

    “跃马”也是一个瞬间,前蹄已经高高举起,后腿的肌肉紧绷,几乎可以想见下一秒跨越障碍的舒展。

    “卧马”还是一个瞬间,在那起身的刹那,志在千里,这片刻的卧,便是为接下来一整天的驰骋厮杀蓄力。

    “人斗熊”,人如此硕大,肱二头肌高高鼓起,屏住呼吸时狰狞的表情,熊的血嘴和人的下巴死死抵住,勇士的双手像巨大的钳子,扼住了猛兽的咽喉,熊的两条腿已经无力地耷拉着,这是一个胜利的瞬间,下一秒,勇士便可以长吸一口气,放开手,安静地躺着,只需招呼同伴把熊卸成几大块,放上马背带回家。

    这是大汉王朝的象征,崇尚武力,但不必在任何一块悬崖上书写一个“武”字,也不需要长篇累牍宣扬文治武功,只需要这些石刻的瞬间,亘古不动地静卧残阳之中,在草丛中呈现犯我强汉者虽远必征的天朝盛气。

    到乾陵,看到六十一个番臣的塑像,没有了脑袋,我们看不到表情,就无从知晓这些番臣的瞬间处境,被取下头颅,反而让他们站成了永恒。

    文学艺术可以把一个朝代的霸王气象转化为一个个世家本纪列传故事,故事可以由一个个如雕塑的瞬间来呈现。

    那天晚上的游学夜谈,主题便是当天行程中的瞬间。

    小飞侠便特别关注霍去病墓园石刻“蛙”上的小蜗牛,烈日之下,那个活生生的蜗牛,慢慢爬上了两千年的石蛙背上,它在寻找什么?悠久苍茫的历史和这个鲜活的小生命,转瞬即逝的时间和慢吞吞的蜗牛,是不是很恰当地隐喻出此时此刻我们的存在?

    褚晴则老是想象着秦公大墓中180多个殉葬者,如何一一和亲人告别,对号入棺。大墓旁有《诗经·黄鸟》一诗,那些百里挑一的子车奄息、子车仲行、子车针虎,那么帅气,是谁在他们殉葬前唱着“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国达想给周朝的始祖娘娘姜嫄编一段很污的关于生育渴望的故事,每个故事都从一个瞬间开始,她是怎么“履大人迹”的?《史记·周本记》中说:“姜嫄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悦,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居期而生子。”这“巨人的足迹”后面该是一段多么晦涩而又充满情欲的瞬间组合?

    徐静说只记得在雍城大墓地上的麦秸秆,我们在高老师的镜头前尽力跳起,发出一阵阵高呼,这个瞬间可以作为人文秦晋行的封面照片了,一些精力旺盛的读书人,生命力还没被尘世掩盖,感受力还没被柴米油盐磨钝,一起到中原故地撒野,那些古老的事件,就像麦秸秆一样刺痛了我们的脚踝,细皮嫩肉的宅男宅女,如何能和这些沉睡地下数千年的魂灵交流呢?

    到了山西的普救寺,我们都在寻找崔莺莺和张生第一次邂逅的地方,是在前殿那个长长的走廊的某个转角吗?还是在殿前那栖满松针的合欢花旁?“张生逾墙处”那棵树不大,那个枝桠倒是可以让张生做非礼之想。虚构吧,人们更愿意相信虚构,沉溺于虚构,因为虚构如此温暖,而现实如此无聊,甚至更为凶残。

    此时,我们便从现实中的瞬间出发,用文字去还原想象历史中那些充满人性的或温暖或残忍的细节了。

    虚构是真实土壤开出的花朵,我们把在中原的经历,用文字叙述成一个个瞬间,真耶幻耶?无需纠结。生命是由无数个瞬间组成的,每个瞬间都有自己的时空场景,这些瞬间,能带着我们超越平庸的抽象。

    上一条:李秀明教授:在黄河边晨跑:人文游学行日记整理之二
    下一条:《光明日报》国学版刊登人文学院叶岗教授文章



    返回

    版权所有:绍兴文理学院人文学院 地址:绍兴市环城西路508号  电话:0575-88341874  传真:0575-88348503 
      邮编:312000 备案号:浙ICP备05014572号
    您是访问本站的第 位客人